加咖啡的糖

全职x阴阳师x龙族x奥术神座x
本命孙哲平,站all平all,欢迎小伙伴喂粮咳。
最近沉迷呼啸……热圈里的冷圈啊,抱紧自己。

[全职高手/双花/张佳乐视角/bl向短篇]突然好想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

    “我手伤,打不了比赛了。”
    “很抱歉,不能陪你一起拿冠军了。”
    “带着我的那份,让百花夺冠吧。”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诶张佳乐,老孙那手怎么回事?”
    “繁花血景怕是不能再现咯,可惜啊可惜。”
    “张佳乐你可不能倒啊,你一倒百花就完了。”

『最怕回忆 突然翻滚绞痛著 不平息』

    “孙哲平,我给我们这套组合起了个名儿,繁花血景,好听吧!”
    “名字有什么用,不如多练练再熟练一点,霸气的名字拿不了冠军丢人不。”
    “胡扯!今年都能进总决赛,明年我们就能拿个冠军!”
    “好好好说不过你,拿了冠军我请你吃饭啊。”
    “只请我一个?要请就全队一起请!”

『最怕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前百花战队队长孙哲平手伤退役后初次复出,竟加入了兴欣这个挑战赛队伍!看来这次挑战赛冠军真的开始有悬念了!”
    “孙哲平加入了联盟新队义斩?到底是噱头还是另有隐情?让我们拭目以待……”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

    “大孙!我跟你说……”
    “哦,我怎么老忘记,你退役了。”

『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我打不动了。对不起,没法带着百花再往前走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事到如今 终于让自己属于 我自己 』

    “你在害怕什么?”  
     “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只剩眼泪 还骗不过自己』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放开他吧……毕竟这是我的选择。”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孙哲平我操你大爷!你他妈知道我多累吗!你他妈就人间蒸发了???”
      “队长……”
     “我没事……让我一个人休息一会。”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大孙,你以后怎么打算啊?”
    “先拿了冠军再说。”
    “拿了之后呢?”
    “打荣耀啊?你甘心就拿一个吗?”
    “你大爷啊!我是说退役之后!”
    “你说这个啊……我想想……买个别墅,带花园儿的那种,自己种种菜啊什么的,再找一个相爱的人过过日子……”
    “哟,蛮有小资情调的嘛!”
    “那得先拿到冠军再说啊。”
    “那还不简单,下赛季你乐哥拿给你看!”

『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

『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

    “你的手不能再激烈运动了。不然到最后能不能留住都难说。要手还是要冠军,你自己选吧。”

    “百花下赛季的局势很黯淡啊,主心骨都退役了,怕是青黄不接正困难着呢。张佳乐也太任性了吧,战队一甩手就……”
    “别说了……他也有他的苦衷。怕是再待下去就要撑不住了吧。唉……造化弄人啊……”

『为什么你 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

    “繁花血景所向披靡势不可挡!百花战队连胜5局稳居积分榜第一!”
    “我靠了你们俩很嚣张啊,真以为没人能对付你们繁花血景了?”
    “你有能耐你来打破呀!”
    “不行就闭嘴。”
    “我靠你们两个……”

『然后留下 最痛的纪念品』
    “一套打法用个几遍就够了,往几十遍上用,烦不烦啊?”

    “微草!微草!这一届的冠军是微草!!!让我们记住,第七赛季的总冠军,是王杰希带领的微草战队!”
    “对不起……战败的我,自然不值得被记住……”

『我们 那么甜那么美那么相信』

    “冠军!”
    “百花!”
    “诶这么喊好傻啊……万一这个赛季拿不到冠军呢?”
    “怎么着,对自己那么没信心?只要我们俩在一起,还怕拿不着冠军?”
    “那必须啊!”

『那么疯那么热烈的曾经』

    “来啊孙哲平,再solo啊!”
    “so你个头啊都陪你疯一晚上了,还不睡觉等猝死啊你。”
    “当初葬花到手是谁拉着我打了一天一夜的?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也是哦。那就来吧,再好好领教一下你平哥的厉害!”
    “我呸!猎寻在手天下我有!”
   
『为何我们还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遗憾中老去』

    “这个第一届世邀赛冠军,我们中国就拿下了。”
    孙哲平你看见了吗,我,冠军!世界的!
    恭喜你啊,终于夙愿得偿。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第十一赛季总冠军,霸图战队!”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孙哲平,要是你的手真的不能再打了,我一定要拿两次冠军,戒指有你的一个。”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虽然我还勉强打得动,但已经够本啦。两个冠军,一个还是世界的,退役什么的完全不亏嘛。”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张佳乐,你不打算给孙哲平表白啊?”
    “滚滚滚我连人联系方式都没有好不好。”

『最怕回忆 突然翻滚绞痛著 不平息』

    “张佳乐,看你人瘦瘦小小的,没想到胆儿还挺肥啊。”
    “那是,你行不行我连你的注意都敢打。”
   “你试试?”
    “诶呦平哥轻点,别打了,疼……”

『最怕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义斩战队老选手孙哲平宣布今天退役。”

『最怕此生 已经决心自己过 没有你』

    “还有什么问题吗?”
    “张大神,最后一问,退役以后您有什么打算呢?”
    “……这个嘛,买个别墅,带花园儿的那种,自己种种菜啊什么的吧。”
    “那就祝张大神心想事成了!”
    “借你吉言啊。”

『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

    那时的张佳乐,正在后院里忙活。
    秋日下午的阳光,好的让人犯困。
    他眯着眼睛看着自家菜的长势,正盘算着什么时候可以摘了吃了,忽然觉得暖洋洋的太阳没有了。
    抬眼一看,面前站着一个人。
    他逆着光,张佳乐连他的五官都看不清。
    但他就是知道这个人是谁。
    “张佳乐。”来人说。
    “我一直想说,我喜欢你。”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搭伙过个日子?”
    张佳乐突然就笑了。
    去他妈的突然好想你。
    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句话。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张佳乐你知不知道,你唱歌很难听。”
    “我去你丫的孙哲平,这些年的帐我都没跟你算呢,信不信我揍你啊。”
    “哟呵,胆儿真的肥了嘛,怕你啊,竞技场洗白了等我!”
    “我怕你啊,现在就让你领教一下你乐哥的厉害!”
    那年秋天,某座城外,百花盛开。
END

ps.时间线错乱无视,为了符合歌词才会有些牵强
pps.世邀赛那段是大小花的心理描写咳
ppps.银武到手后solo借梗萨摩太太的time2咳,没有授权[捂脸跑]